梁漱溟的重庆生涯——再返重庆(二)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7-18 浏览次数: 打印文章 字体:[      ]



10月19日,中共中央发表恢复和平谈判声明,但国民党的八条与共产党的两条,相距很远,特别是停战条件。从22日起,梁漱溟、黄炎培等第三方面的人,不分白天黑夜,都在开会商量,希望和谈能有进展。在他们夜以继日地工作时,忽然又传出国民党的军队在东北攻下安东。当时,梁漱溟同黄炎培和其他几位民盟人士在梅园,周恩来闻讯,脸色立变,不肯再谈。经过梁漱溟、黄炎培等人再三苦劝,黄炎培提议中共与民盟之间一约定,今后任何一方,如有新决定,即相互关照通知,以示不骤然单独行动。周恩来同意了,和谈乃未中断。

当时,国民党在军事上占极大优势,政协会议之后,又攻占了解放区不少地方,赖着不愿交还,严重违反停战协定。中共提出必须恢复1月13日停战协定生效之时双方军队实际驻守位置,国民党不同意,国共彼此均不接受对方的要求第三方提出了3解决办法,梁漱溟恐其不足以平息争端,提出把一些有争执的问题作出具体决定,如东北双方驻军位置。等到大家赞同后,由梁漱溟、黄炎培和莫德惠三人负责研究,再提交会上决定。

梁漱溟根据莫德惠“关于东北铁路沿线地方行政之统一”提议,写出了一个所谓的折方案,提出中共在东北铁路沿线所占的20多个县,由政府派县长、警察接收政权。方案写好后,并未同中共“互相关照通知”,就匆忙分别送出。梁漱溟同李璜、莫德惠等亲自到梅园,将此方案送给周恩来,梁漱溟介绍了这份方案拟订与修改的经过。周恩来一面听,一面看,当梁漱溟谈到已同时将此方案送给了孙科和马歇尔时,周恩来打断他的话,很生气地说:“梁先生,你不要往下说了,我听了心都碎了!你们拟定出这种方案,这种做法,还能算是我们的朋友吗?你是有约在先,政治上新的重要的举动,彼此要互相通气,互相关照为什么分交这样重要的方案之前,你们不同我们打个招呼?这是怎么搞的!究竟是为什么?……”

在座的人见事不妙,李璜、黄炎培、莫德惠、罗隆基四人一齐奔赴孙科公馆,孙科面带喜色地说:“第三方这个方案还不错,可以研究考虑。”并说他已经同蒋主席通过电话。

梁漱溟听了周恩来的话,深感内疚,当即便辞去了民盟秘书长职务,于当年底,回到北碚筹办勉仁文学院,从事教学和写作。并且公开申明,他只代表个人,不参加任何单方邀请的活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