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漱溟的重庆生涯——延安归来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3-08 浏览次数: 打印文章 字体:[      ]



   抗战初期,梁漱溟先生在国防咨询会任职。1938年1月1日,乘飞机从武汉去西安,于7日到达延安,经林伯渠引见,毛泽东接见了他。毛泽东对他说:“梁先生,我民国七年(1918年)在北京大学就见过您,那时您是讲师,我是小小图书管理员。您常来杨怀中先生家串门,总是我去开门,还记得吧?”杨怀中是杨开慧的父亲、毛泽东的岳父,当年,居家北平地安门鼓楼大街豆腐池胡同。杨怀中是搞哲学的,当时梁漱溟正在自学佛学与印度哲学,故常到杨家讨教。而毛泽东住在杨家大门旁的南房,所以常常为来客开大门,自然也常常迎送梁漱溟了。梁漱溟这次在延安住了18天。回重庆后,担任了国民参政会驻会参政员。

1938年8月9日,梁漱溟应卢作孚的邀请,在民生公司朝会上,作了《陕北之行及其与毛泽东谈话之所得》的演讲。他大谈其对中共态度之转变,说:“中共已放弃对内斗争,一致抗日,种种民众组织活动等,都转移方针,由阶级性的转到全民性的。放弃土地革命政策,旧地主归来,仍给予一部分土地。在边区政府中,所有地方设施,如教育、合作、农村等,都积极注意进行。”在谈到国共合作问题时,他说可以分为两段:“A,中共目前的态度是简单的,确定的‘只要抗战,一切都好’。对抗战的前途,是乐观的;B,将来如何?检讨中共最大的错误,为以往10年的苦斗,误以军事力量,支持党的生命,今已转变,将继而求在政治上之胜利,作有方针有计划的建设。中共对中国的前途,认为抗战中需要实行民主,然后和平的转到社会主义,转到遥远的共产。在目前愿共同抗战,胜利后愿共同建国,永不再需对内斗争。关于政权问题,并非急切需要,只求被认为政党,给与正式地位而已。”最后,梁漱溟在谈他个人的看法时说:“国共间关系,不待抗战胜利,在抗战期中,即将有新的转变和进步,相信一定是好转的。以往十年苦斗,决不再现。至于世界的趋势的转变,大致的方向,都是政治的民主化,经济的社会化。这种趋势,在中国前途要同时并进,同时完成,不必遵循中共三段看法的陈规而呆板的公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