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骆发起创修《北碚志》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5-22 浏览次数: 打印文章 字体:[      ]

“北碚是兄弟久萦梦寐的地方,此次身履其地,眼见一切苦心经营的设施,不胜叹服!而诸位蓬勃的朝气,尤非他处所易见到,故称北碚为中国曙光所在之地,亦非过誉!”这是杨家骆先生,抗日战争时期旅居北碚,第一次演讲的开场白。

杨家骆是中国辞典馆馆长,学识渊博,著作如林,被人誉为“民国编纂各大丛书第一人”。他对乡村建设亦颇有见解。评论晏阳初“平民教育会”实验的乡村建设,是“表演式乡村建设”,称黄炎培“职业教育社”搞的乡村建设,是“特制式”乡村建设,梁漱溟的乡村建设,是“圣人式乡村建设”。凡此种种,皆不能普行于中国。1937年,杨家骆赴上海会晤卢作孚,寻记张森楷遗稿,卢告诉他北碚在搞乡村建设,请他有机会到此一评。翌年,杨以抗战避地入川。3月1日来到北碚,18日嘉陵江三峡乡村建设实验区,举行盛大欢迎会,欢迎杨家骆一行。区长卢子英主持大会,希望杨家骆先生,对北碚的乡村建设多提意见,于是他讲了开头那段话。

当时,有许多学术机构来川,无处安置,杨家骆建议卢子英,尽力帮助这些单位迁来北碚。5月,卢子英聘请他担任实验区署乡村设计委员会委员。

中国辞典馆,设在北温泉公园观音殿内。辞典馆亦称学典馆,主要任务是编撰中国的《现代史》、《百科全书》和《图书大辞典》3部巨籍。

杨家骆毕生致力于现代史料的搜集,从小受到老辈的熏陶,立志要作一个成功的《现代史》和《百科全书》的编撰者。他认为当时最有名望、最流行的《大英百科全书》,虽是世界性的,但对中国的记述,还不如欧洲一个小国家的篇幅,只能算半个世界的《百科全书》。东半球的学术,实以中国为主体,想补成世界半部未成的《百科全书》,只有中国才能肩负起这个责任。所以,他从1927年起,便开始撰写、编著,到1930年完成《四库大辞典》等几部作品,计200万字以上。1933年2月,以他个人私产为基金,成立《中国辞典馆》。到1937年抗战爆发时,已出版中国图书大辞典之部中国学术百科全书之部民国史稿副刊之部著作114册。另有34册刚印刷完毕,即被日机炸毁。这些书总计约3500万字,远销19个国家,4000多个图书馆。

杨家骆的3部巨籍,计划总字数在3亿以上,仅出版十分之一,因日本入侵而终止。尚待出版的两千多万字的书稿和七百多万张资料卡片,连同辞典馆其他书籍、报刊、包装百余箱,运来北碚,挂牌于北温泉公园。

辞典馆内,设有北泉人文印刷厂,有四开机,园盘机和铸字机等机械设备,有印刷工人10余名。杨馆长同时还兼任国民政府教育部,中国教科全书编纂处主编。并在此成立“张石亲先生遣书编刊会”,搜集张石亲即张森楷史学巨著千余卷,在北碚出版48部1295卷,后来因故只印行了他新修的《合川县志》71卷。

1942年10月10日,杨家骆在北泉公园创办“北泉图书馆”,自任馆长,专门收藏四川人的著述,以及有关四川各方面的著述,诸如地方志书、川剧剧本、民歌、民谣等,均在收藏之列,大凡四川地方性的资料,无论巨细、雅俗,都不摒弃。除珍藏张森楷的稿本外还有江津白屋诗人吴芳吉的诗稿等。到抗战胜利,图书馆已藏书3万余册。

1944年春天,杨家骆向北碚管理局局长卢子英提议,编修一部《北碚志》,并向旅居北碚的各机关团体倡导,以此为北碚做一项可资纪念的工作。这时,杨家骆在北碚已居住了整整8年,对北碚不仅有深刻的了解,而且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他在《创修北碚志缘起》中写道:

“北碚当江、巴、璧、合之交,承渠、涪、嘉陵之汇。缙云中亘,传黄帝合药之神话;迦叶西来,肇相思建刹之前缘。六朝遗镌,接云岗楼霞之灵迹;东阳古郡,历南齐北周之置废。伯玉入峡,首颂山川之美;濂溪停舟,乃跋推官之迹象无存。重经蜀碧之哀,元气历二百余载而未复,民国初纪,犹为盗薮。二十年前,地方士绅吴象痴、胡南先、卢尔勤诸君子先后剿抚其间;十六年,卢作孚先生莅斯士,始彻底肃清,复与轮航以贯其腹。管教养卫,兼施并济,穷乡僻壤,蔚为川省乡村建设之首区矣!及至抗战幕启,密尔陪都,中央机关及公私学术组织,咸汇于此,遂成迁建之重镇。”

经杨家骆先生多方动员,邀集了在碚机关团体59个单位、旅碚人士41人和北碚地方人士12人,共112个单位和个人,参与发启创修《北碚志》。

1944年4月7日,由卢子英主持在北碚兼善公寓二院礼堂开会,统筹编纂《北碚志》事宜,到会的有在北碚机关学校负责人章益、马客谈、专家杨家骆、林超、卫挺生、言心哲和地方人士熊明甫等20余人。杨家骆在会上对编撰《北碚志》的有关事宜作详细报告,并将编写的修志纲目进行讨论修改。正式成立北碚修志委员会,由顾颉刚、杨家骆、林超、陈可忠、苏渊雷、卢作孚、卢子英为常务委员,下设编纂委员会和财务委员会。并分设地理、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五个委员小组,负责各编的编纂工作。地理编由林超负责,政治编由傅振伦负责,经济编由卫挺生负责,教育文化编当时人选未定,后由顾颉刚、杨家骆负责,社会编由言心哲负责。8月,北碚管理局设修志馆,聘傅振伦为馆长,馆址设在北碚图书馆,后迁至北碚公园清凉亭。

杨家骆设计的北碚志,总体分为7编56个分志和8个专篇。每编由编纂委员会设委员小组,负责本编各分志的编纂工作。每个分志按照其业务性质,分别分配相应单位负责撰写。如地形志由中央地理研究所负责;人口志由国府主计处统计局负责;农业志由农业实验所负责;商业志由复旦大学商学院负责。杨家骆的指导思想是“以科学论文方式撰写方法”,承担分志撰写的大都是当时著名学者专家,历时一年有半,完成38个分志草稿和部分零散篇章,总计90万字。

抗战胜利后,杨家骆奉命飞上海接管世界书局,大部迁建单位和人员,纷纷复员南下。北碚修志委员会的成员也大部离碚,修志委员会自行解体。卢子英区长收到这一大堆志稿,正在为难时,突然接到杨家骆先生从上海来信,关心询问志稿处理情况。卢子英立马回信,要求杨先生贯彻始终,继续完成修志事宜并以北碚管理局名义正式发文,敦聘杨家骆先生为北碚修志委员会主任,并将全部志稿寄往上海。

杨家骆身居上海,不顾接管事务繁忙,仍然挂记着北碚,特别是挂记着他亲自发起的修志事业。所以,当他收到卢子英区长寄去的聘书和志稿,欣然受命。对一部分基础较好的志稿,进行修改、整理。第一批选编了9篇,发至南京地质研究所中国《地理》杂志,在1948年第五卷第三、四期合刊上,以“北碚专号”名目发表。1949年杨先生去台湾,担任世界书局董事长和总经理。1977年他将在《地理》杂志上所发表的9篇专志,编辑成册,定名《北碚九志》,在台湾出版发行,为北碚修志工作开创先河。

1979年,《北碚九志》传来北碚,引起了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响。中共北碚区委和北碚区人民政府,组建修志班子,编修北碚志。当时曾2次发电报请杨家骆先生,重返北碚,指导编修北碚志。由于海峡两岸通讯受阻,长久未得回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