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泉春暖迎朱总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2-05 浏览次数:5091次 打印文章 字体:[      ]

1957年的阳春三月,北温泉公园繁花似锦,万紫千红。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几个儿童追逐着一对彩蝶,来到公园门口。突然一辆崭新的银灰色小轿车驶入公园,徐徐停住,接着二辆、三辆……后面车上快步走下一人,打开前车的门,扶下一位身材魁梧,面容慈祥的老人。几个孩子一怔,觉得这老人好面熟,但又认不准是谁,也不敢上前去问,远远跟在老人后面,边走边悄声商量,不知说了些什么,忽儿各自往自己的家里跑去了。

老人由一行人陪同,游览了荷花池,穿过笔柏道,来到大佛殿后廊,见到一群“红领巾”在指手划脚地谈论那棵200多岁的紫薇古树,老人便顺手抚摸着一个“红领巾”的头,那孩子扭头一看,惊奇地问道:“您!您是朱德?”

“你凭啥子说我是朱德呢?”老人笑眯眯地用四川话反问。

“您就是!我在电影里看见过,朱总司令!”

“朱总!司令!”“朱总司令!”孩子们全都围了拢来。

朱德副主席来到北碚,专门接来靖国军时代的老友、北碚图书馆馆长张从吾,一同前来游览。他们在北泉游览了一会儿,又驱车上缙云山先在缙云茶园休息。他和张从吾坐在竹椅上,品茗缙云甜茶,端着盖碗,爱不释手,赞不绝口!招待员见他老人家这么喜爱,不一会儿又换了一碗,朱总端起刚喝了两口,康克清同志说:“出去看看啊。”

“我正喝得起劲哩!”

朱总向张从吾微微一笑,口虽这么说,仍然放下茶碗,站起身来。刚走至茶园门口,只见两个中年男子,规规矩矩站立门侧,朱总出来,两人恭恭敬敬地向朱总一鞠躬:“总司令好!”

朱总满面微笑,亲切地握住这两人的手,回答说:“同志们好!”原来这是北碚勉仁中学的两位教师,星期天春游到缙云山,一到缙云寺便看见朱总进茶园品茶,两人便守候在门口。

出了缙云寺,朱总提出要上狮子峰看看,随行人员都劝说,狮子峰山高路陡,不好走,最好不去。朱总这时已是七十有一了,他笑了一笑,什么也没说,在缙云寺周围观光了一阵,就起程回北温泉了。

北温泉公园门口,云集着一群儿童,东张西望,坐立不住,好象在等谁似的,心如火燎,急不可待。一会儿,一个儿童喊道:“来了!”孩子们蜂拥而上,围向一辆停稳的小轿车。“朱总司令!”“朱总司令!”又是喊,又是笑,有的往里边挤,有的往高处跳。这就是朱总刚到北温泉时,追蝴蝶的那些儿童。他们看到朱总像貌很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是谁,于是都跑回家去翻书,认准了是朱总司令,一个个不禁狂呼:“朱总司令来了!”“朱总司令来了!”回到公园里到处找,听说上缙云山去了,一会儿还要回来,便聚集在这里等着不散。朱总一手牵着一个孩子,前呼后拥,高高兴兴走进了公园。

朱总返回北温泉,主要是为参观兰草园。他一生最喜欢兰草。当年还在蔡锷军中任第一军三支队长(团长)时,1916年与袁世凯的北洋军张敬尧部激战,驻军泸州纳溪,就曾种植过各种兰花,朝朝暮暮,亲自掬水浇淋,四时开花,香飘四野。眼前,他见到兰草园近千盆高洁清雅、馥郁幽香的各种兰草——剑兰、春素、墨兰、夏素、秋素、送春归……这盆摸摸,那盆看看,羡幕地对公园老花工张文华说:“你们搞得很好,我在全国都没见过这么好的兰草花。”老张受了总司令表扬,心里甜滋滋的,高兴得不知说什么才好。朱总接着说:“你们再努把力,搞它一万盆兰草好不好?”

“好!好!”

“到那时,就把这‘兰草园’改名为‘万兰园’。”

1960年3月初,朱德委员长再次来到北碚,准备会见张从吾,因张病重,未能会面,后来还托西南师范学院孙院长,给张从吾带回不少珍贵补品和治癌药物。朱总游览北温泉后,又到西南师范学院进行视察。

这天,座落在缙云山麓的西师校园,百花吐蕊,春风和暖。朱总身穿藏青色中山服,脚踏青布圆口平底鞋,手拄米黄色藤杖,步履稳健地来到这里,见到前来迎候的师生们,一一握手,亲切微笑地招呼:“老师们、同学们,你们辛苦了!”

朱德委员长参观了校园,听取了学校领导的汇报,临行前挥笔为学校题词;“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贯彻党的教育方针,攀登科学高峰,做好人民教师!”

第三次到北碚是1963年春天。三个春天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别是这次。这时,北温泉公园满园春色,百花争艳,姹紫嫣红,象是为迎接这位人民领袖披上的节日盛装。朱参观了翠绿清香的兰草园后,在数帆楼听取了北碚区委书记刘天相和区长李明先的汇报,并询问了很多问题。他问北碚有多少人?城市的多少,农村的多少?李区长一一作了回答。他又问:“贫下中农有多少,地主富农有多少?”李区长说:“贫下中农占百分之九十几,地富分子比例很小。”“对喽,还是贫下中农占优势嘛!”朱问:“当前干部思想状况如何?”当刘书记谈到组织干部学习批判修正主义时,他又问:“什么叫修正主义?”刘书记一时答不上话。他站起身,用手杖不停地杵击着楼板说:“好吃懒做就是修正主义!”

朱德委员长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刘书记和李区长也就无所拘束,摆谈气氛很活跃,谈的很具体,听的也满意。后来北泉公园主任、老红军方广林同志请委员长题词留念,朱总欣然命笔,书七绝一首:

缙云山接大巴山,怀抱山城两水间;

重庆工商大发展,蜀川天富在渝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