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送炭,护送太师母灵柩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0-16 浏览次数:4994次 打印文章 字体:[      ]

公元1922年7月,川军一、二两军冲突,永宁道署垮台,张从吾又失业赋闲在家,常常担心家中老父、弱弟日食难度。冬天赴成都托友人找饭碗。幸得友人郑璧成、赵鹤年等人奔走、推荐,稍有眉目。  

某天,张从吾在街上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背影,好像是昆明警校校长袁二先生,赶上一看,果然!自1917年离开重庆警厅,已经与袁家阔别数年。今又在成都见面,可谓“他乡遇故知”,不胜喜慰。  

按谈方知,太师母已在成都去世,袁氏兄弟无力安葬。现得友人资助,袁二先生特道成都,搬运老母灵柩下重庆安葬,次日即将上船。但时值严冬,江行酷寒,自己又年老衰迈,长途风雪,正感无人护送之苦。  

张从吾自入昆明警校及警厅任职,以后又先后在成都(1911-1915)、重庆警厅任职(1915-1917),多得老校长兄弟的爱护、扶持,很感知遇之恩。又在失业时曾留住袁家,与家人,亲属友善。今见袁二先生搬运太师母灵柩,旅途艰困,义不忍坐视,就主动向老人家提出,愿意陪伴老人,护送太师母灵柩到重庆安葬。 

袁二先生见他意出至诚,喜出望外!就约定次日一早一同起运灵柩上船出发。  

张从吾回寓,就分别告诉郑、赵等友人,他们责备不该抛弃已有的机会,去干此傻事,力劝其取消此行。张从吾义无反顾,一面感谢友人们的关注,一面收拾行李。友人们连连叹息而又无法可想。  

张从吾次晨动身,和袁二先生一同护送灵柩,经水路到重庆后,又协助办好太师母下葬,诸事已毕将到旧历年终。其时袁二先生一家生活全赖朋友接济,临时住在陕西街川东旅馆内,其势无力留他过年,又不便启齿;张从吾也想赶回泸州家中过年又苦无路费。正在作难之际,某日突在街头遇见友人赖某,谈起此行因由,知他正缺盘缠,当即送他十个银元,张从吾才得动身回家,恰巧赶在旧历除夕拢屋。老大初一和弟弟进城游春,也饿肚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