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在北碚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7-11 浏览次数: 打印文章 字体:[      ]

抗战时期,老舍先生主持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工作,1938年8月14日来到重庆不久,便和北碚结下了不之缘。他在北碚写下了两百多万字的作品,影响深远,为北碚人民所崇敬,人们至今对他念念不忘。

 

一、北碚结缘

抗战期间的北碚,文人荟萃,大批作家、诗人、艺术家和各方名流云集于此。老舍先生为了同他们建立密切的联系,到重庆不久,便经常往返于渝碚之间。按他的话说就是“北碚有这个好处,只要在街上走两趟,总会遇到熟人的”。

老舍先生给北碚的见面礼,是1939年5月14日发表在《嘉陵江日报》上的新诗《好消息》,他满腔热情地向北碚人民介绍了北方敌后抗日游击队的抗战决心,鼓舞大后方人民团结抗战,共同御敌。诗写道:

北方传来了/好消息/好消息/人民抗日/决心杀敌/到处啊/到处啊/展开了游击。

我们种棉/留给自己作棉衣/我们种粮/存在自己仓房里/鬼子缺棉/鬼子缺米/休想他摸着一丝和一粒!

不慌不乱/我们种菜种田/也练兵出操/有条有理/张家村联合李家村/不分彼此结成一气/我们晓得/要灭强敌啊/齐心才有力.

敌人要来/我们早知道消息/为去应战/大家伙儿商量主意/早给他个冷不防/杀他措手啊不及.

敌人运枪/我们截住兵车和马匹/敌人运货/我们堵住要路不准他过去。

不用日本钱/到处使法币/留神捉汉奸/看谁没出息!

好消息/好消息/丢去城池丢不了地/城头虽悬上太阳旗/看着吧/不多几天就得摘去。

敌人占了城/我们守土地/既不供他粮/又不和他作生意/钱从何处来/粮从哪里集/饿死小鬼们/我们有主意/抗战到底/永不泄气/看你小鬼子/有多么大的力!

好消息/好消息/北方哟到处/展开了游击!

1939年夏天,老舍先生参加战地慰问团,到北方慰问抗日将士,历时5个多月,经历8个省区,行程2万多华里。年底回重庆,身染疾病,体力不支,即来北碚休养。是时,正值1940年春节前后。老舍在胡风家做客,居然喝上了大曲酒,吃到了山药蛋炒肉丝。这对于他这种三月不知肉味的人来说,真是美味佳肴。胡风当时在复旦大学任教,他们相会在寒冬的一个雨夜里,看到老舍这凄凉的生活,胡风吟赠了《呈舍予兄》七律二首:

其一

权门残饭讨生存,落莫街头一难民。

大恨未除顽敌在,微忠不死浩歌新。

华冠犬马看群偶,敝履尊荣剩独身。

我亦有情何所愿,光明祖国抱孤坟。

其二

三更风雨又天荒,斗室无声夜正长。

积毁满身心不冷,拂尘两袖面犹脏。

案头烂纸苍生哭,寨里堆金大盗狂。

欲向临安寻往事,党碑残迹太凄凉。

1940年5月,抗日名将张自忠上将殉国,老舍先生为歌颂这位抗日民族英雄,创作了四幕抗战话剧《张自忠》,历时3个多月,五易其稿,精心刻画了张自忠将军的忠烈性格。9月18日,在北碚邀集文友座谈,再次修改定稿后,交赵清阁在华中图书公司“弹花文艺丛书”上出版。

1941年,《中苏文化》文艺特刊一月号亦刊登了话剧《张自忠》。

1941年春节,老舍先生因创作喜剧《面子问题》用脑过度,开始患头晕。“生活苦了,营养不足,又加上爱喝两杯酒,遂患贫血。贫血遇上努力工作,就害头晕———低头就天旋地转。只好静卧。”在北碚养病时,贫病和思乡,使老舍先生百感交集,万分忧伤,吟出《北碚辞岁》一绝:

雾里梅花江上烟,小三峡里又一年。

病中逢酒仍须醉,家在卢沟桥北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