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夫人情系北碚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4-06 浏览次数:15567次 打印文章 字体:[      ]


一别北碚走天涯,三十二年始回家。

旧屋旧雨惊犹在,新城新风笑堪夸。

嘉陵烟云流渔火,缙云松竹沐朝霞。

劫后逢君话伤别,挑灯殷殷细品茶。

        这首脍灸人口的七律,是老舍夫人、著名国画家胡絜青女士1982年重返故里,探望旧居,畅游北碚,为旧友所题咏

        抗战伊始,老舍家居青岛,不久迁至济南。济南沦陷前夕,老舍别妻离子,只身南下,主持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工作,以笔为戈,抗日救国。几经周折,浪迹北碚。胡絜青率子女回北平照顾老人。1942年为老人送终后,1943年带着三个幼小子女,逃出北平,经过千难万险,历时两个多月,辗转来到北碚。这时,老舍割“盲肠”刚出院,迎来一别六年的亲人,阖家团聚,真是喜出望外。然而,在这老舍先生贫病交加的时刻,骤增五口(除老舍夫人和三个子女外,还有一个陈妈),如何生活?更叫他一筹莫展。好在冯玉祥将军闻讯,派副官送来了微薄的周济。后来,经老向和梁实秋帮助,胡絜青在国立编译馆当了一名编审,月薪可买黄谷一石,才勉强维持家人基本生活。可见,当时的老舍已经贫穷到了何等地步?不过,胡絜青确确实实为老舍带来了一笔巨大财富,这就是为他带来了创作巨著《四世同堂》的全部素材。

        抗战胜利后,老舍先生赴美讲学,胡絜青仍留居北碚,先后担任北碚师范学校女子部教师和乡村建设学院副教授,直至1950年春才迁回北京。

        胡絜青流亡北碚七年,深深地爱上了北碚,把北碚称为她的第二故乡。1982年是她离开北碚32年后重返故里。这时,胡老已年近八旬,童颜鹤发,神采奕奕。胡老同笔者见面就说:“北碚是我第二故乡,我早就想回来,这次终于实现了。”她滔滔不绝地说起当年在北碚的情景。笔者向她汇报搜集老舍先生在北碚的情况,说:“北碚人民对老舍先生和你老人家印象很深,在‘老北碚’人面前提起你们,无不表示敬仰和怀念。”

      “老舍在全国各地有多处旧居,数我们北碚这处保存得最好、最完整,我衷心感谢北碚的政府和人民!”胡絜青深情地说。

这次她带着子女回来,还在嘉陵江边拾得一大包鹅卵石,声称要将这些石子带回北京,依照其花纹、形状和大小,组合成一只“甲鱼”,摆设在客厅沙发前的茶几上,象征北碚的白鱼石,以示怀念北碚。可见她对北碚的感情之深,她的心时时刻刻都系着北碚。

1989年是老舍先生诞辰90周年,中国第四次老舍学术讨论会在重庆举行,胡絜青本要前来参加,以了却再回北碚的夙愿,奈何会期又与全国政协会议发生冲突,不能前来。她在致讨论会的贺词中说:“老舍曾在重庆和北碚住了七年半,从时间的跨度看,这里是他除了北京之外的第二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可以称得上是他的第二故乡了……”1991年,胡絜青女士年高八十六,仍时刻怀念着北碚,她在读到寄赠给她的《重庆市北碚区志》后,在给笔者的来信中写道:“北碚已成为文化繁茂的地区,我十分恋念;仍想身体尚健时,重返旧地一游,亦快事之理想桃源之境也。”

又过去了八年,1999年笔者到北京开会,专程登门拜访了胡老。这时,胡絜青已95岁高龄,早已谢绝接待外客,因为笔者是北碚来客,破例受到热情接待。胡老真的老了,身体略现佝偻,面容稍显消瘦,但仍神情自如,热情如故。在客厅沙发上,胡老握着笔者的手说:“欢迎北碚来的亲人,我多想念北碚,可惜我没有机会再去了……”言谈中,她吐词较慢,但发音准确,用词得当。她谈了不少北碚的往事,也向笔者打听了北碚的现况,只是我所说的她一句也听不着。临到告辞时,笔者突然发现茶几上的瓷盘内,装有一片由鹅卵石组合成的石埂,啊!这就是她向往的白鱼石。她是多么地怀念北碚!

胡老再不能来北碚了,想念她时,只好细看她老人家馈赠的墨宝,见字如见人:

一别蜀中卅二年,策杖重寻旧家园。

沸腾江山换新貌,故人对酌胜千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