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在北碚(七)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2-03 浏览次数:20425次 打印文章 字体:[      ]

黄金魔影

    1945年,重庆发生了一件有名的黄金案。中央银行有个黄金储蓄办法,就是你交给银行多少法币,半年后可凭据领取黄金一两。有一次,当局内定黄金储蓄增值,决定在第三天执行。可是,当晚内定机密被泄漏,第二天五更时,银行门前已排成了长队,办理黄金储蓄。这一天,大小储户共储蓄黄金若干万两,引起轩然大波,议论纷纷。就在这次事件中,报纸公布大储户名单内,居然有“舒舍予”这个名字,储蓄数目是“黄金一百五十两”。于是,重庆到处都传开了,都说作家老舍有这么多黄金,真猜不透,他平常衣着朴素,还会有这么多钱。不仅口耳相传,报上也有文章,张恨水在报上发表文章说:“不管怎么说,老舍这一次为穷作家吐了口气。”等等。可见,都把这当成了真事。4月20日,《新华日报》以“黄金案中的舒舍予与老舍先生无关”为题,辟谣:“关于黄金案昨日各报所披露的大户名单中,有舒舍予买黄金一百五十两,据文协负责人谈,此事与名作家舒舍予(老舍)无关。老舍先生仍然在乡下度着贫苦作家的生活,靠着卖心血及衣服杂物维持全家衣食,与黄金案中舒舍予其人,毫无关之处。”老舍对这一谣言也一笑置之,他说:“在重庆名叫舒舍予的人,就有11个之多,怎知那个舒舍予就是我?”

以后,国民政府和监察院处理了几个替罪羊,便将此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然而,那个黄金客“舒舍予”,仍不知是何人

抗战胜利后才露出真相,那个所谓的“舒舍予”,原来是孔二小姐在此黄金舞弊案中,为自己任意编造的一个名字。

老舍不仅多次遭到造谣诽谤,国民党文化头子张道藩说:“老舍叫共产党包围了。”长期派有特务对老舍暗中监视,老舍随时都有被特务抓去的危险。

有一天,老舍在街上,发现有人老跟在后面不放。老舍走着走着,突然折回身,一本正经地对那个特务说:“老兄,你每月拿几块钱?我替你写我的报告好不好?”那特务遭到这突如其来的反击,被刺得火辣辣的,不知所措,只好狼狈而去。《新华日报》的报童,给老舍送报纸,都是到了晚上从门缝中塞进屋去,怕被特务盯着,给老舍带来麻烦。老舍外出,家里不放心,只好叫还未满10岁的儿子舒乙,远远跟在后面,以便发生问题时,有人放信。老舍曾在《病》中写道:“在肉体的病痛而外,我还有一点精神上的痛苦。每逢我拿起笔来,我必须像小贼似的东瞧西看,唯恐被人抓住。这自然是咎由自取,可是,笔尖就不大好使唤,往往使我自昏而晕,倒在床上,像条出了水的鱼那么不自在。”

1945年11月13日晚,复旦大学30多个团体集会,纪念孙中山八十诞辰。老舍在会上慷慨激昂地呼吁,要大家联合起来,用口用笔,用一切可能的方法,来制止内战,争取和平!他在谈到文化工作者的苦境时,沉痛地说:“我是中国人,我爱中国,我不属于任何党派,我没有当汉奸,我八年来的言论和作品,没有一篇不是为了抗战,而我后面却一直跟着一个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