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在北碚(四)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1-08 浏览次数:22231次 打印文章 字体:[      ]


西装与画

 

    老舍在北碚定居后,生活更加困难。冯玉祥闻讯,派副官专程送来一袋白米,以解燃眉之急。随后,胡絜青虽然在国立编译馆找了个小事,但每月只有一担平价米,一家五口,还有人来客往,生活是非常清苦的。老舍写作,当时稿费标准很低,“换他两斤肉,写上三千字”。特别是老舍,一直病魔缠身,阑尾炎伤口刚愈,又患腹病。痢疾未好,又是贫血,又打摆子,贫病交加,生活难以维持。戒了酒,也戒烟,还是无济于事,只好又戒茶。他在《戒茶》一文中写道:“再戒什么呢?戒荤吗?根本用不着戒,与鱼不相面者已整整二年,而猪羊肉近来也颇疏远,还敢说戒?平价之米,偶尔有点油肉相佐,使我绝对相信肉食者‘不鄙’!若并此而戒除之,则腹中全是平价米,而人也快变为平价人,可谓‘鄙’矣!不能戒荤!必不得已,只好戒茶……近年茶价的增高已教我常常起一身小鸡皮疙瘩!”老舍先生穷,可穷得硬气,国民党反动派“再诱”他,他不上钩,“威胁”他,他不害怕,造谣中伤,他还得坚决揭露和反击。

当时,一些居心不良的人,造谣散布,说胡絜青从北平带来了一大箱、约几百幅齐白石的画。那时白石老人的画在重庆很值钱,其意是污蔑老舍这下发了财,光卖画就够吃一辈子。谣言像长了翅膀,到处乱飞。

确实,胡絜青曾参师齐白石,带来了齐送给她的两幅自作画,就是挂在老舍住房东墙上那两个小条幅,瓷青色绫子镶边,裱工很精致。一幅是几只小鸡雏,一幅是几只大虾,乍一看去,确实令人羡慕。除此之外,别无他件。老舍针对这个谣言,于1944年2月11日,在《时事新报》发表了《假若我有那么一箱子画》。文章说道:“一箱子!就说是二尺长、半尺高的一箱子画吧,大概也可以装五百张……假若平均每张售价一万元吧,我便有五百万的收入。收齐了以后,我就送给文艺界抗敌协会,戏剧界抗敌协会,美术界抗敌协会,音乐界抗敌协会各一百万元,所余的一百万元全数交给文艺奖助金委员会,用以救济贫苦的文人!我自己先去申请助金五千元,好买些补血的药品,医治头昏。”文章幽默地说:“他们至少又给我写一篇短文的资料。”言下之意,使他增加了点稿费收入,又可多过活两天了。

就在这谣言甚嚣尘上的时候,一天,老舍家里来了客人,家中无酒食,身边无钱财,老舍无法,只得找出一套旧西装,从后门出去,悄悄拿到北碚街上卖了,买了点酒菜。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卖猫头鹰的,又用剩下的钱将它买了回来,惹得满屋哄堂大笑,后来被传为佳话。但客人们哪里知道,这是用衣服换来的。

老舍自己过着“卖心血及衣服杂物维持全家衣食”的窘困生活,还随时惦记着为孩子尊师。1944年,儿子舒乙在重师附属第二小学读书。中秋节时,他买了一只大肥鸭,附上一张纸条,叫舒乙送给学校级任教师(班主任)。老师接过纸条一看,见上面写着:“兹送肥鸭一只,尊师。老舍。”这使老师激动非常。后来这位老师谈起这事还记忆犹新,感动不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