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在北碚(三)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0-13 浏览次数:21545次 打印文章 字体:[      ]


定居北碚

 

    1943年春,老舍先生在北碚同萧亦五、赵清阁合作四幕话剧《王老虎》之后,6月初又来到北碚,和赵清阁合写剧本《桃李春风》。剧本草成,天气就大热了,便决定继续住在北碚写一部小说,名叫《火葬》,这是他以抗战为题材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本来,他以往主要是写小说的,抗日战争爆发后,为了适应抗日宣传和动员群众的需要,他决心以笔代枪,抗战救国,写了大量的通俗文艺作品,诸如鼓词、双簧戏、数来宝、唱本、京剧、故事等等。正如他在《八方风雨》中所写的:“在战争中,大炮有用,刺刀也有用,同样的,在抗战中,写小说戏剧有用,写鼓词小曲也有用。我的笔须是炮,也须是刺刀。我不管什么是大手笔,什么是小手笔;只要是有实际的功用与效果的,我就肯定去学习,去试作。我以为,在抗战中,我不仅应当是个作者,也应当是个最关心战争的国民;我是个国民,我就该尽力于抗战;我不会放枪,好,让我用笔代替枪吧。”后来又积极编写抗战戏剧,在连续完成了9个话剧剧本之后,又开始创作抗战小说。

老舍先生住在蔡鄂路24号——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北碚分会里。他每天早起打太极拳,上午写作,写一阵就自己拿起扑克玩一阵,休息休息,然后又写。中午睡一小时午觉,过午即不再写作,或读书,或看朋友,参加一些社会活动,生活很有规律。北碚的夏天很炎热,气温可高达摄氏40多度。天气奇热,他就早上5时起床,写到8时即止,每天写千多字。原计划写个中篇,但写到五、六万字,仍然收不住笔,遂改作长篇。到了9月底,已有8万多字,打算10月中旬完稿回渝。

谁知,由于长期吃平价米,米中石子、稗子很多,加上空袭频繁,每每刚端起碗警报就响了,只好很快吞咽一碗饭或粥,顾不得细细挑捡,老舍终于得了阑尾炎。10月4日,入江苏医学院附属医院割治阑尾炎,20日出院,仍需卧床静养。11月中旬,老舍夫人胡絜青带着3个子女,由北平逃来北碚。从此,这个被战争分离了6年的家庭,重新团聚,定居北碚,住在文协北碚分会楼上。

11月23日,老舍又继续开始补写《火葬》。可是,伤口平复,又患腹疾,他仍坚持带病写作,决心以文笔报国,要用自己手中的笔去作战。用它揭露侵略战争的丑恶,用它颂扬抗战是为消灭战争的真理。他要用《火葬》动员人民关心战争,并用《火葬》告诉人们“在战争中敷衍与怯懦怎么恰好是自取灭亡”。一天写三、五百字或七、八百字,尽力而为,从不松懈。12月11日完稿,全书共11万字。1944年元旦,写好《序言》后,交黄河书局作为《黄河丛书》的一部分出版。老舍在该序言中说:“这不是文艺创作,而是由夹棍夹出来的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