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 009298392/2016-00024 信息分类名称: 文秘工作/统计分析
发布机构: 区统计局 生成日期: 2016年10月20日
标 题: 主城区及六大区域中心城市经济结构变迁 对北碚区的启示 ——基于投资、经济增长和经济结构转型关系的视角
文 号: 主 题 关联 词: 文秘工作

主城区及六大区域中心城市经济结构变迁 对北碚区的启示 ——基于投资、经济增长和经济结构转型关系的视角

 在“三期叠加”的形势下,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增长速度由高速向中高速转换,产业结构由中低端向中高端转换。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全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传统支柱产业发展势头明显放缓,经济增长缺乏新动力支撑等经济结构层面的问题逐渐暴露。在此背景下,如何稳定经济增长同时,有效调整结构,确保经济发展持续平稳增长,成了迫切需要研究的问题。本文从同北碚具有类似发展基础、发展条件的主城八区以及万州、涪陵、黔江等六大区域中心城市近年来的经济结构变迁展开分析,从投资、经济增长同经济结构转型的视角深入论述,希望找到对全区经济结构转型的有益经验借鉴。

一、主城区及六大区域中心城市融合发展

主城九区及六大区域性中心城市在全市范围看,具有相对较好的发展基础,对周边区县有较强的辐射力,是全市经济资源集聚的重点区域。随着交通环境的改善,制约区县间联系的地理距离因素逐渐淡化,为刻画区县间经济活动的联系程度,反映市场一体化的进程,我们借鉴商业周期的经验分析,以区县间GDP发展的相关系数来进行度量。

从测算结果看,1999-2009年北碚区同主城其他区及区域中心城市经济增长的产出相关系数为0.746。随着渝武高速收费站外移,嘉悦大桥竣工,外环高速公路纳入年票车通行范围,轨道六号线贯通,北碚交通瓶颈得到进一步破解,加速融入主城发展。2010-2015年北碚同主城其他区及区域中心城市经济增长的产出相关系数达到0.886,北碚同其他重点区域间经济增长的同步性显著提高,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的步伐加快(见图1)。区县间彼此发展更为融合,经济联系和经济相互影响更为明显。

 

图1  1999-2015年北碚区同主城其他区及六大区域性中心城市经济增长同步性

 

 

二、主城区及六大区域中心城市经济结构变迁

(一)经济结构的内涵

经济结构是一个由许多系统构成的多层次、多因素的复合体,包括:产业结构、分配结构、区域结构、交换结构、技术结构、所有制结构、就业结构、投资结构、能源结构等等。

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结构是长期形成的,研究任何一个经济结构,不但要重视它的要素特性及其结合形式,同时也要重视它的比例关系。经济结构的各个组成部分之间,都是有机联系在一起的,具有客观制约性,不是随意建立任何一种经济结构都是合理的。主要看它是否适合本区域实际情况;是否建立在坚实的经济可能性之上;能否充分发挥一切经济优势;能否保证国民经济各部门协调发展;能否有力地推动科技进步和劳动生产率提高;是否既有利于促进近期的经济增长又有利于长远的经济发展;能否取得最大经济效果和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需要。

(二)经济结构的度量

国内研究大多以产业结构或投资消费结构或区域结构或城乡结构等少数或单项指标的比例关系来判断经济结构的情况,但系统中诸多结构失衡中的某一个结构失衡并不必然具有总量上的直接意义,而对经济结构总体变化趋势的合理判断是研究结构转型问题的起点。综合国内部分研究成果,借鉴国际产业结构演进的一般趋势,通过因子分析法对初选指标进行筛选,最终确定4大因素,8个指标构成的评价体系(详见表1)。 

 

 

 

 

 

表1  区县经济结构质量评判体系(因子分析法)

因 素

权重(%)

变 量

因子得分系数

因子共同度

收入分配结构

(Esh)

36.1

城乡居民收入比(RatInc)

0.376

0.858

城乡消费比(RatCon)

0.346

0.707

城镇化率(Urban)

0.278

0.827

非公经济占比(RatOwn)

0.269

0.680

产业结构

(Cysh)

33.8

工业占比(ProInd)

-0.420

0.917

服务业占比(ProSer)

0.417

0.969






投资消费结构

(Tcsh)

15.2

投资消费比(StrICs)

0.973

0.975

内外需结构

(Nwsh)

14.9

内外需比(StrEC)

0.924

0.931

 

从分析结果看,对区县经济结构的影响最重要的方面是收入分配结构,占比达36.1%,其次为产业结构,占比33.8%,投资消费结构和内外需结构占比分别为15.2%和14.9%。具体而言:(1)从本文分析逻辑看,收入结构更多体现了区域经济结构中的制度以及政策影响因素。从操作层面分析,各个区县在推动区域城镇化发展同时,提高市场主体的活力,积极发展非公有制经济,统筹推动城乡一体化发展,缩小区域间差距,这些对提高区县的经济结构质量,进而影响区域经济增长意义十分重大。(2)产业结构中,提高服务业占比,降低对于工业的过渡依赖成为提高区域经济结构质量的一个明确思路。(3)投资消费结构中,变量因子得分系数高达0.973,远高于其他任何一项,说明繁荣消费市场,提高全社会消费水平,协调发挥投资和消费的拉动作用成为当下应该首要关注的问题。(4)内外需结构中,同样有很高的因子得分系数(0.924),反映出在开放高地的建设中,更应着力解决企业“走出去”的问题,通过不断优化对外开放环境,提高对外贸易水平,协同发挥外需和内需对区域经济的拉动作用。

(三)主城区及区域中心城市经济结构的主要特点

根据因子得分系数矩阵,计算出四个公因子的得分情况,再依据表3中的权重,加权计算出各个区县的经济结构综合得分。通过计算结果,发现主城区及区域中心城市2009-2015年经济结构变迁有以下几个明显特点:

1.经济结构总体在改善,主城区水平明显高于区域中心城市

2009-2015年间,主城九区及六大区域中心城市经济结构整体均呈现逐步改善趋势,所有区县经济结构综合得分均有提高。但从经济结构质量看,主城各区显著高于六大区域性中心城市。从六年的经济结构综合平均分比较,排名前九位的均是主城区,其中渝中区、江北区和大渡口区分别以1.02分、0.683分和0.419分排名前三。九区中除北碚区外,经济结构总体质量评分均大于0。六大区域中心城市经济结构相对较好的合川区得分仅-0.214分,最差的黔江区仅-0.941分(详见表2)。虽然六大区域中心城市经济总量并不小,但经济结构的整体质量同主城八区相比差距依然明显,在新常态下未来经济发展主线除了稳增长外,调整产业结构、收入分配结构、内外需结构和投资消费结构势在必行。此外,北碚区经济结构整体好于六大区域中心城市,但在主城区范围仍居末位,同其他八区平均水平(0.391分)差距明显。

 

表2  2009-2015年主城区及六大区域性中心城市

经济结构协调度综合得分

区 县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平均

得分

北碚

-0.481

-0.377

-0.315

-0.278

-0.195

-0.092

0.602

-0.162

江北

0.319

0.352

0.580

0.603

0.945

1.090

0.889

0.683

沙坪坝

0.183

0.232

0.238

0.119

0.240

0.778

0.484

0.325

渝中

0.945

0.957

0.965

1.001

1.043

1.182

1.044

1.020

巴南

-0.387

-0.188

-0.059

-0.069

0.156

1.268

0.164

0.126

南岸

0.032

0.154

0.047

0.404

0.535

0.368

0.460

0.286

大渡口

-0.119

-0.032

0.349

0.603

0.609

0.705

0.817

0.419

渝北

-0.454

-0.337

1.054

-0.274

-0.220

-0.256

-0.190

-0.097

九龙坡

0.165

0.200

0.368

0.340

0.400

0.517

0.600

0.370

江津

-0.609

-0.585

-0.532

-0.396

-0.418

-0.344

-0.206

-0.441

永川

-0.471

-0.415

-0.388

-0.268

-0.099

-0.042

0.149

-0.219

黔江

-1.040

-1.012

-0.991

-0.971

-0.996

-0.872

-0.708

-0.941

合川

-0.299

-0.238

-0.239

-0.288

-0.177

-0.145

-0.115

-0.214

万州

-0.755

-0.648

-0.563

-0.428

-0.388

-0.344

-0.299

-0.489

涪陵

-0.887

-0.794

-0.745

-0.695

-0.620

-0.427

-0.479

-0.664

主城八区

0.086

0.167

0.443

0.341

0.464

0.707

0.534

0.391

六大区域中心城市

-0.677

-0.616

-0.576

-0.508

-0.450

-0.362

-0.276

-0.495

 

2.主城区及区域中心城市收入分配结构持续显著提高

从收入分配结构变化趋势看,主城区和区域中心城市一致,均呈持续改善趋势,且从2013年起,二者的差距在不断缩小(见图2)。所不同的是,主城八区收入分配结构得分从2010年起开始由负转正,而六大区域中心城市平均得分直到2015年也仅-0.085分。在城镇化和产业发展的过程中,主城区在城乡居民收入分配以及经济主体间的分配方面较六大区域中心城市更加注重协调。北碚区收入分配结构情况在主城九区中排名居中(0.151分,第5位),虽然同排名靠前的南岸(1.547分)、大渡口(1.186分)差距不小,但明显高于巴南(-0.221分)和渝北(-0.428分)。

 

图2  2009-2015年主城八区及六大区域中心城市收入分配

结构变化情况

 

 

3.主城区及区域中心城市产业结构在改善中逐渐拉大差距

主城八区和六大区域中心城市在产业发展过程中,均呈现工业占比下降,服务业占比提升的趋势。2011年前,区域中心城市工业发展异常迅猛,导致产业结构中工业比重快速提高。2011年后,主城区服务业发展接续工业,在稳定工业增速同时,服务业保持了相对更好的增长态势,服务业在产业结构中比重显著提高。而该阶段,区域中心城市产业发展中工业优势依旧,增长速度普遍高于服务业。在产业结构综合评分中,主城八区得分从2011年的0.24分提高至2015年的0.813分,而六大区域中心城市得分仅从2011年的-0.558分提高至2015年的 -0.386分。二者产业结构质量差距逐渐拉大。尤其需要关注的是,北碚作为主城区之一,产业结构调整步伐明显滞后于其他八区,几年间产业结构平均得分仅为-0.845分,远低于其他八区平均水平(0.426分),同区域中心城市相比,也仅略好于江津区。产业结构调整已成为全区经济结构质量提升的最大桎梏。

 

图3  2009-2015年主城八区及六大区域中心城市产业结构

变化情况

 

4.内外需结构和投资消费结构成为制约主城区经济结构改善的明显短板

从主城区经济结构的四大要素分析,内外需结构和投资消费结构是明显的短板。从图4可以看出,主城区内外需结构总体趋势是在退步,而投资消费结构除2014年外,整体趋势几乎没有显著改善。重庆市由于引进笔电产业集群,2011年笔记本、打印机等电子产品投产放量,出口额连续两年高速增长(对外贸易主要集中在主城区),出口规模急剧扩大,2012年后加工贸易出口形势依然火热,但增速有所放缓,一般贸易出口增速显著下滑,出口整体增速有所回落。同期,主城商贸市场迎来新一轮快速增长,规模持续扩大,内外需失衡现象加剧。此外,全市主要经济大区“十二五”期间不断加大投资力度,投资增速显著快于消费品市场增速,投资消费结构始终未能出现有效改善。而区域性中心城市,虽然面临同样问题,但相对于收入分配结构和产业结构,内外需结构和投资消费结构的质量相对较高。2009-2015年间,北碚区出口保持了平稳较快发展,而消费品市场发展相对缓慢,2015年末内外需结构质量在九区中排名居中。投资消费结构方面,虽然计算评分显示北碚在主城排名第2,但更多原因是全区消费品市场建设滞后以及投资力度近两年来放缓的影响,属于低水平基础上的结构质量改善。

图4  2009-2015年主城八区及六大区域中心城市内外需结构

和投资消费结构变化情况

 

 

 

 

 

 

三、主城区及六大区域中心城市投资、经济增长和结构转型的关系

目前,主城区及区域中心城市投资消费结构和内外需结构协调性均处于较低水平。从经济增长的动力看,“十一五”时期资本形成对全市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58%。在新常态发展背景下,外需短时间难有大的变化,起基础性作用的消费是个慢变量,投资仍是影响经济发展最活跃、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供需两侧发力最佳结合点,因此确保经济平稳增长应继续发挥投资的关键性作用。从动态的角度看,经济增长不能离开经济结构这一前提的,任何增长都是在一定经济结构条件下的增长,经济结构会从多方面对经济增长产生影响。国内有学者认为高投资会导致投资消费结构失衡,消费结构失衡会使投资、消费需求在产业间分布不协调,进而诱发产业结构失衡,产业结构失衡以及投资消费结构失衡又将导致金融结构、区域结构及国际收支结构失衡。依此而论,投资与经济结构调整以及经济增长均有着密切联系。结合上文分析结论,研究将从投资角度入手,进一步分析投资、经济增长和经济结构转型间的关系。

(一)模型的设立和变量的选择

对投资与经济增长关系的经验研究已有一定的成果,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正向影响也已基本达成共识。而对经济结构与经济增长关系的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经验研究并不多。但仅通过单一方程来分析三个变量之间的关系是很困难的。为较好反映投资、经济增长与经济结构三者相互影响的内在关系,本文拟建立以三个研究对象作为内生变量的联立方程模型。

在选择具体变量时,我们认为基建与改造投资主要流向是实体经济及配套基础设施,对于经济结构的影响比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更直接,模型以基建与改造投资代替资本形成总额;人均GDP比GDP总量更能反映经济增长的微观效应,因此以人均GDP刻画经济增长;由于区县层面货物进出口对区域经济增长作用较小,不再考虑进出口总额的影响,因此从支出法角度考虑经济增长的影响因素,确定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代替最终消费;财政分权制后,地方政府由于竞争压力和考核动力,对于发展地方经济积极性很高,本文以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反映地方政府的竞争性意识。经过比较筛选,确定初步变量如下:

表3  联立方程模型中初始内生、外生变量及其定义

变量

定义

经济结构

协调度

Esh

反映区域经济结构的协调性,用因子分析得出的经济结构协调水平总因子得分的数值衡量

经济增长

Rgdp

反映区域经济增长水平,以人均GDP衡量

地方投资

ConsI

反映区域的投资规模,以基建与改造投资额衡量

地方政府竞争意愿

Ge

反映不同区县间政府的主观竞争意识,以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衡量

消费支出

Cs

反映区县的消费水平,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衡量

投资消费结构协调度

Tcsh

反映区县投资消费结构协调性,我们认为是影响投资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用因子分析得出的投资消费协调水平因子得分的数值衡量

虚拟变量

Dum

反映两江新区建设开发带来的影响,渝北、江北、北碚三区自2010年后为1,其余区县均为0

 

考虑到地方政府竞争、经济结构对经济增长和地方投资可能存在相互影响:一方面,政府竞争在经济结构不同的区县对经济增长和地方投资可能存在不同的影响。另一方面,经济结构的差异对地方经济增长及投资的影响可能随着地方竞争强度的增强而发生变化。为此,本文引入地方政府竞争与经济结构的交互项来捕捉这一机制。经过进一步筛选,本文确定的联立方程模型如下:

(二)实证结果分析

本文选取2010-2015年的主城九区及六大区域性中心城市的面板数据作为研究样本数据,剔除指标中存在的偶然不规则因素,得到了如下结果:

1.地方投资对区域结构转型并未起到促进作用

    从经济结构方程结果看,主城区及六大区域中心城市的地方投资对经济结构改善起显著的负向作用。主城区及六大区域中心城市工业投资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比重由2010年29.1%,年提高到2015年的33%,工业投资增长过快,对于服务业发展产生挤出效应,同时过于重视供给端的投入,对需求端的刺激不足,消费并不能同步发展。因此,在“保增长”而非“调结构”的发展思路下,投资规模的扩大却在某种程度上强化了失衡的体制性根源,地方投资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仍面临结构失衡问题。

2.经济增长与经济结构改善能实现相互促进

从经济结构和经济增长方程结果看,主城区及六大区域中心城市的经济增长和经济结构改善间能相互促进。从2011年起,各区县经济增速显著放缓,地方政府片面追求经济增长,而偏离经济发展目标的情况得到明显改善,经济发展更加重视协调和可持续性,对扭转“只增长不发展”的局面,促进结构转型产生了积极作用。另外,基于区县经济结构的地方间竞争性发展模式对区县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显著且明显。说明地方政府立足本区域经济结构实际而针对性的引导地方经济发展比单纯的扩大投资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更明显。

3.经济结构的改善并不依赖地方投资规模的扩大

从地方投资方程结果看,基于地方政府竞争性发展模式的经济结构改善对地方投资是显著的负向作用。在经济结构方程中同样发现单纯的投资规模扩大不利于经济结构改善。说明在现阶段,主城区及区域六大中心城市改善区域经济结构的发展,并不需要单纯通过扩大投资规模这条路径来实现,更多的是需要重视投资的结构与效率以及投资与消费的协调发展。

四、主城区及六大区域中心城市经济结构变迁的经验借鉴

(一)不片面追求经济增长,坚持在发展中优化经济结构

主城区及区域中心城市的发展结果表明:经济增长对于改善经济结构具有显著的正向作用。经济结构的改善是个动态过程,只有坚持在发展中解决经济结构存在的问题,以发展促进结构的改善。但这并不鼓励片面追求经济增长。经济发展必须重视其质量和可持续性,避免“只增长不发展”的情况。

(二)关注投资在经济增长和经济结构改善中的短期、长期效应

投资在短期内对于区域经济增长确实具有一定的拉动作用,但片面追求投资规模扩大的发展模式却不利于经济结构的改善,甚至将产生抑制作用。从长期看,短视化的投资刺激发展模式对经济增长的边际拉动效率必将逐步衰减。因此,在发挥投资短期拉动经济增长作用同时,重视投资结构以及投资效率,有效发挥出投资在未来经济结构改善、经济增长潜力储备端的功效。

(三)降低对于工业的过渡依赖有利于提高区域产业结构质量

主城区和六大区域中心城市的经济结构存在明显特征:主城八区产业结构中服务业占比较高,而区域中心城市的工业占比较高。在产业结构的协调性结果上,主城八区评分要远远高于区域中心城市。随着经济发展阶段的转变以及生活方式、消费方式的转变,居民对城市功能的要求越来越高,除了满足就业以外,更多的是提供完善的生活服务。作为主城一员,北碚服务业发展基础在主城靠后,服务业业态、规模以及配套设施相对滞后,交通瓶颈的改善致使更多的消费出现外流,区域宜居吸引力大打折扣。要提高北碚的经济结构质量,迫切需要将服务业发展纳入中长期规划,逐步改善工业“一业独大”的局面。

(四)繁荣消费市场成为当下改善经济结构需首要关注的问题

2010-2015年主城及六大区域中心城市的投资年均增长15.6%,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仅增长12.4%,投资消费结构失衡成为制约主城区和区域中心城市经济结构改善的重要方面。因子分析的结果表明,投资消费结构比在经济结构中占有最为重要的地位,因子评分系数高达0.973,远高于其他因素。因此,在提高有效供给同时,大力发展消费市场,激活广大居民潜在消费需求对于改善区域经济结构意义重大。

(五)着力引导企业“走出去”,以空间换产品质量升级的时间

    随着宏观经济的持续探底以及发达国家的“再工业化”,作为传统优势行业的工业,在部份主城区及六大区域中心城市的发展面临巨大的国内外市场竞争压力。全市进出口总额增速从2011年的135%降至2015年的-21.5%,相对于消费市场,外贸形势更为严峻。进出口总额增速的下降致使主城及区域中心城市的内外需结构不仅没有改善,还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从产业结构及主要产品看,北碚的主要产品为摩托车整车、光电子器件、仪器仪表以及通用机械装备,在国内市场,主导产品面临着激烈竞争,拓展市场短期内成本过大。因此,短期内应引导区内企业熟悉国际贸易规则,积极开拓国际市场,在消化库存同时,提高自主知识产权含量及科技技术水平,以空间换取产品质量升级的时间。

(六)地方发展政策和措施应充分立足于区域经济结构的客观现实

本文的分析结果显示,只有立足区域经济结构的政府竞争性发展模式才能有效促进经济增长。区域收入分配结构、产业结构、投资消费结构以及内外需结构应该是各项政策、措施制定的出发点和重要参考依据。就北碚而言,一方面应加大服务业企业的招商引资力度,向城南—歇马片区以及蔡家组团重点布局商贸企业,积极推动工商业融合发展。另一方面,工业未来发展应立足现有行业基础,更关注具有高成长性、高附加值以及良好行业带动性的产业,如: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农机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

 

(撰稿人:陈功  审核人:周军  签发人:尹  琼)